中华奇门遁甲研究会

收藏本站

十神趣谈

浏览数:50 

中华奇门遁甲研究会 http://www.baitianqu.com

印星和伤官两个人是一对冤家对头,不是冤家不聚头,这一天二人又碰在一起。

伤官一贯好笑话别人,讥笑印星:“好久没见了,又看了多少书了?可惜孔乙己死了,要不然你们俩可以在一起吃着茴香豆,谈谈学习感受。”言外之意,死读书,读死书,典型书呆子,穷酸儒!

印星知道不是好话,没做回应。只想扭头就走,因为自知豆嘴是斗不过伤官的。只能采取忍为上策!

可伤官却不依不饶:“印星!”伤官大叫道: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!上次你打我,这帐我还没算哪!今天就要算一算!”伤官摆出一副盛气凌人架式,准备与印星决一雌雄!

印星回过头:“上次我为什么打你,自己不反省反省?你说我是只会报窝不会下蛋的鸡。说我命中有个埋儿坡,不怕儿女生的多。这不咒我吗?!”
   
伤官得意的笑道:“我说的是事实!你坐不住胎了,老流产!我说错了吗?!”
   
印星气愤地反击说:“一脸克夫象,你这一辈子守着你儿子过吧,没有一个男人真正喜欢你!你丈夫离开你是对的!要不然会被你骂死!克死!”
   
伤官被印星一下子揭到伤疤上了,气地手发颤,但嘴还十分利索:“我敢骂丈夫,这是我能耐!不像你,丈夫一扁担也里不出个屁来,只好乖乖地埋头干活!累死你也不多!看我多自由自在,谁敢管我?”
   
印星轻蔑地瞅了伤官一眼:“哼!死不要脸的,只会给丈夫带绿帽,为了钱,什么都能出卖!谁跟你搭边谁倒霉!”
   
伤官气势凌人:“对!今天你碰上我了,就该你倒霉!你十八辈祖宗也跟着倒霉!你要脸?要脸怎地?看你个穷酸样,穷一辈子吧,恐怕这一辈子也爬不到河沿!脸皮也不能当饭吃?死要面子活受罪!……”
   
印星刚要反击,伤官嘴快,没让印星插话,接着说:“我这一辈子,比你强多了,吃喝不愁,不像你,整天抱着书本,还书中自有黄金屋,百无一用!你就是一辈受苦受累的命!不过,你可以用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!肚子饿了,读书可以充饥!哈哈!”
   
印星被伤官气的紧握拳头,说不出话来,伤官见印星嘴发抖,脸发青,更是得意忘形:“怎么了?不说了?你倒是说呀?书都读哪去了?越学越不会说了?谦虚吧?”
   
伤官知道印星越气越容易语无伦次,越说不出话来,所以她不断地利用自己的嘴上优势来气杀印星,于是说话更刻薄:“呦,我最敬佩谦虚的人了!谦虚的人要嘴没有用的,你看你的嘴,在抖!啧啧!你到抖出个屁来!……”
   
伤官话还没说完,正在得意忘形,只觉得两眼发花,直冒金星!原来印星气得说不出话来,挥起拳头,照着伤官的眼睛和嘴打去,只见伤官两眼变成了熊猫一般,嘴角直流鲜血……。这已经是伤官受到第100次被人痛打的经历。“祸从口出”曾是伤官99次下过的结论,但老记不住。唉!伤官记性差。这次伤官又得出个结论:“痛快在嘴上,总是受伤在身上!”

七杀是个有威严的领导者,在单位里人们对七杀这人总是畏惧三分!总是在暗里对七杀颇有微词,而都夸口称赞正官,待人和蔼,没有架子,是个光明正大的正人君子。话语传到七杀耳朵里,七杀气愤之下,召开紧急会议:
   
七杀一上台,脸色阴沉,这是他一贯的表情,一落座,便直入主题:“最近听说有人背地里对我指指点点,有胆量站出来!咱们明人不做暗事,对我有意见尽管当面提,不要背后搞小动作!”台下顿时一片寂静,很多人大气不敢喘,各自偷偷地窥视别人表情。足有两分钟,没有人敢出大气的,七杀一想,这样恐怕没人敢站出来,不如来个引蛇出洞法,于是计上心头,七杀故意缓和一下语气,疵牙一笑道:“刚才我故意来点严声厉色,是想看看咱们单位到底是否真有象魏征一样的良臣,敢于直谏!我其实很欣赏这样的人!我希望他能给我指出更多的缺点,让我改正!可惜,我一装严肃,就不敢应承,我真希望他能勇敢站出来!敢于直指我的毛病,我这人很讲义气!我想与这样人交朋友,对于这样人敢于直谏的人才我想尽早发现,尽早提拔!”
   
伤官这人一贯好背地里说三道四,一贯自命不凡,老觉得自己才华横溢,早已想当官。但是遇事总是欠考虑,以为七杀所言是真的,便腾的一声站起来:“七杀老爷子(伤官一般不愿对人用尊称,因为他藐视一切),我就是您要寻的良臣,我敢于直谏,不象他们心里不服,嘴上不说,我是有什么说什么。我认为,第一、你管理太严厉!太苛刻!完全是魔鬼管理法,我们连自由都没有,很多人怕你,但心里都有不服。大家说是不是?”伤官自以为是,完全认为自己是英雄的一副神态问大家,谁都没有言语。七杀这时也面无表情,但眼神里透出一股狠劲和恨意。伤官是个不善于看脸色和表情神态,总是自我感觉良好,于是接着说:    “第二,有人透露你是靠耍手段才当这个领导……”伤官正欲滔滔不绝往下说,七杀再也忍不住伤官这样当着众人面扒他的皮,兜他的底,给他难堪,立即声色俱厉制止道:“胡说!这是造谣!伤官,你不要听风就是雨!告诉大家,我完全凭的是实干!只有管理严格,才能有效益!整天象你懒懒散散,自命清高,无组织无纪律,怎么能管好企业?!嫌我管理严,那就到管得松的地方去干!我这不适合你!”伤官被这当头一棒打得蒙头转向,心里直嘀咕:七杀,不是说可以直言不讳吗,直谏的人要提拔吗,怎么说话不算数?其实他不知道,七杀是故意设计圈套让伤官往里钻,结果真上当了,说是“提拔”实是“剔拔”。
   
七杀接着说:“据说有人说我,脾气不好,为人霸道,你们想一想,平时我是脾气不好,但我发过脾气,过了就过了,从来没有记过仇,该给你们好处,我都给!是不是?”大家一想,的确也是这样.      
    "
有人说我是小人,说我为人不如正官,为人正直,我觉得很冤枉,为什么不看到我侠义的一面?凡是帮过我的朋友、同事、亲人等等,我亏待过谁?只要大家求到我,只要我能办,哪怕我自己犯错误,也顶着压力和危险给办,你们再看看正官都给谁办过大事?就怕树叶打头,怕影响到自己前程,蛳大的事也不敢办,你们得到他什么好处了?”大家又一琢磨,确实是这样,不住地点头。七杀接着道:“我这人,只要谁对我好,我就会全力帮助谁,但是,要是有人坏我的事,从中捣鬼!我也不是省油的灯,我会让他永日不得翻身!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!”其实这也是七杀的实话。七杀站起来,接着谈:“我这人敢作敢为,永不服输!我生来就是不怕死的主,生来就想干一番大事业!生当人杰,死为鬼雄,是我的座右铭。我不怕小人,更不怕困难,我认为,办法总比困难多,尽管不断有人捣鬼,告我!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这些人,只要有我一口气在,我都会斗争到底!不是鱼死就是网破!看谁怕谁!”这时七杀的气势直逼每一位在场的人!每个人都不寒而栗,有一个身弱七杀很强的人,由于实在担不了七杀的威压之势,吓得直哆嗦,一下子晕倒在现场。台上七杀见状忙吩咐人将其抬到医院抢救,会议不得不就此终结。人们才松了口气!自此以后,谁见到七杀都远远躲着,不敢靠前,七杀便成了孤家寡人!

偏财和正才两人是个很要好朋友,因为他们两个都有一个共同目标:都想着努力赚钱!都想着享受,都比较懒,不太愿干体力活,也不太愿看书,基本上没什么么精神追求,都喜欢物质上、肉体上的享受,因此经常聚在一起,谈生意经,谈社会体会等。
   
这一天二人又聚在一起,偏才性格比较豪爽,对正才说:“走咱们喝酒去!去潇洒潇洒!”
   
正才:“唉!最近我兜里钱财不多,囊中羞涩阿,咱们还是省点吧,上几次喝酒还都是你掏的钱,我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   
偏财:“咱哥俩还用花谁钱还不一样?没关系,你没钱,我还有点。钱是王八蛋,没了咱再赚。”
   
正才:“不能乱花钱,花钱要花在刀刃上,平时要节俭才行,这样一旦有事,可以救急呀。”
偏财:“你只知道,省省省,省到现在,省了多少钱?还不是没钱?我没有节省,你看我也没缺钱花。”
   
正才:“我不能跟你相比呀,你的命中总有人给你钱,你有别人给钱的福分,这是天赐之福,而我,只能靠自己辛苦去赚,都是血汗钱,自己一不赚钱,就没人给,不省点能行吗?”
   
偏财:“今天还是我请客,朋友吗,不要计较,不要算计,有钱大家花,走吧。”
   
偏财强拉硬拽将正才拉进了饭店,正才半推半就地来到了酒店。二人喝上酒。
   
偏财:“你这人啊,只会理财,不太会赚钱,在赚钱上,你得学我,不管什么钱,见钱就赚!”
   
正才:“兄弟呀,不能这样,咱赚钱要凭良心,坑骗咱不能做,赚了没良心钱,花起来心里不踏实。”
   
偏财:“你这人,就是死板,有些人你就得骗他,你要是货真价实,看你价格要低了,他以为东西不好,反而不买了,卖东西,你得能忽悠,一忽悠他们就上套,本来是50元一条裤子,我说这裤子是新产品,500元一条,有减肥美体功能,采用纳米技术。那些女人,一听有这功能,争着买,讲到300元一条卖给了,他们很高兴。”
   
正才:“你真能忽悠,普通的裤子,普通的面料,卖50还赚钱,你卖人家300元,你简直是暴利呀,本来不是纳米技术,更没减肥功能,人家到别的店面一看,一样的裤子,你卖那么贵,人家一看上当受骗不找你呀?”
   
偏财:“你真心眼太实,上货,不跟别人上一样的货,不就没事了?退一步说,如果真有一样的货,他发现找来了,你不会说,这面料看起来一样,其实内部结构不同,我们家是厂家直销,别人卖的都是冒牌。”
   
正才:“你真有招,你卖一条裤子等于我卖5条。你赚钱就是有道,可惜我学不来。我总觉得这样赚钱良心受谴责。老弟呀,你真能赚黑心钱呀”
   
偏财:“哈哈,这有什么,是的,有时是有点良心过不去,但有些人就是溅,你不骗她钱,他不买你的帐,没有人不听忽悠的。咱得研究消费者心理,投其所好,虽是有点亏良心,但我有时也救济点人、上寺庙上上香,舍点钱,求佛祖保佑,又可以赚大钱。”
   
偏财越说越兴奋:“正才哥哥,领你到歌舞厅转转?”
   
正才:“得了病怎么办?那种场所,还是少去。”
   
偏财:“男人吗,你要家里大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这才潇洒,来世一回,别亏了自己!”
   
正才:“你不是外面还金屋藏娇一个,舞厅小姐还不放过?哈哈。”
   
偏财:“你到底去不去?别装正经啦。”
   
正才:“我不是不想潇洒,但是有病就划不来,不如找个情人保准不会得性病。”
   
偏财:“你不去我自己去了,服务员结账!”
   
正才:“刚才,上厕所时,到外头把帐结了。”
   
偏财:“你不是没钱吗?哪来的钱?”
   
正才:“你一贯上饭店花大钱,我那点钱,一般不够付账,今天咱们花得不是很多,我兜里钱正好,所以就付上了。我这人就是这样不太想亏欠别人,亏欠别人心里不舒服。总让你付账,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   
偏财:“别拿钱太当回事,为朋友花钱我心甘情愿,你也不用老觉得亏欠什么的。怎么叫朋友?朋友,就是你有、我有、大家有!”
   
说着,二人出了饭店门,各奔东西。

客服在线
 
 
 联系方式
微信:baitianqu
会员登录
 
 
帐号:
密码:
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