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奇门遁甲研究会

收藏本站

遁甲符应经》

浏览数:73 
《遁甲符应经》宋-杨维德
序 《遁甲符应经》三卷,宋·杨维德等撰。杨维德字里生平不详,《宋史方技传》称其能传浑仪法。《遁甲符应经》三卷不见于《束史·艺文志》,载于郑樵《通志》、钱遵王《述古堂书目》,并作三卷。马端临《文献通考》著录为二卷。此书以遁甲论行军趋避之用、百事凶吉,《四库来收书提要》称其书“立术精密,考较详明.宜五行之家所不废”。有《宛委别藏》本。

宋仁宗御制景祐遁甲符应经序

  稽夫遁甲之书出于《河图》。黄帝之世,命风后创名,始立阴阳二遁,共一千八十局。迨太公,约七十二局。留侯佐汉,议十八局,推历授时,超神接气,布门耀德,观兵取验,以明胜负,罔不迪吉。是以王者出师,以顺讨逆,前蓍龟燋,兆得天地之中,拟之而后言,议之而后动、动罔不吉,其斯之谓欤?肤嗣三圣之基,居兆民之上,万几之暇,在念庶绩,其凝顺天对而陈兵法.口神道而设教育。口蓬山之藏室有龙甲之秘经,虽绨帙甚多,而繁文弥猥,攻乎异说.动有万殊。采其精纯,冀其明响,因进取其书,命太子洗马兼司天台春官正权、同监判杨维德、春官副王用立、翰林天文李自正、何湛等于资善堂撰集,又命内侍东头供奉官管勾、御药院任成亮、邓保信、里甫继和、周维德总其工程,庇事数月,成书三卷,命曰《景佑遁甲符应经》。昔箕子之演洛书,口武王遂承商柞;萧何之收秦籍,佐高祖乃成炎汉。况兹圣贤之言可通神明之德,不离掌握之中,能际天人之学。肤循上古之道,思致万国之宁。观是书之三卷,阴阳变化,百端干绪,贤者岂通能知?留者岂速能用?用者岂能尽?自非好事者,未必家有其本,以潜心力业有年矣。上之于国家,下之于庶民,一切有为,皆宜用也。昔汉求遗书于天下,又命刘向校书于禁中,使文物之隆无愧之云尔。

卷上



  遁甲总序第一

  古法遁者,隐也,幽隐之道。甲者,仪也,谓六甲六仪在有直符天之贵神也。常隐于六戊之下,盖取用兵机,通神明之德,故以遁甲为名。

  造式法笫二

  昔黄帝受龙马之法,命风后演之而为遁甲,造式三重,法象三才:上层象天布九星;中层象人开八门,下层象地布八卦,以镇八方,随冬、夏二至,立阴、阳二遁,一順一逆,以布三奇六仪也。

  九星所值宫第三

  古法曰:天有九星,以镇九宫;地有九地,以应九州。其式托以灵龟洛图,戴九履一,左三右七,二、四为肩,六、八为足,凡五在中宫。中宫者土,火之子,金之母,所寄理于西南坤之位也。

  天蓬主一宫;天芮主二官;天冲主三宫;天辅主四宫;天禽主五宫;天心主六官;天柱主七宫;天任主八宫;天英主九官。

  八门法笫四

  古法曰:天有八风,以直八卦;地有八方,以应八节。节有三气,气有三侯。如是八节以三因之,成二十四气;更三乘之,七十二候备焉。

  推八节以主卦为初直第五

  冬至一宫坎;立春八宫艮;春分三宫震;立夏四宫巽;夏至九宫离,立秋二宫坤;秋分七宫兑;立冬六官乾。

  阳遁上中下局

  冬至、惊蛰一、七、四,小寒二、八、五同推;大寒、春分三、九六,芒种六、三、九是宜:谷雨、小满五、二、八,立春八、五、二相随;清明、立夏四、一、七,小满九、六、三为期。

  阴遁上中下局

  夏至、白露九、三、六,小暑八、二、五之间;大暑、秋分七、一四,立秋二、五、八循环;霜降、小雪五、八、二,大雪四、七、一相关;处暑排来一、四、七,立冬、寒露六、九、三。

  佈局法

  一蓬子上一蓬休,芮死推排第二流。更有伤冲并柱甫,不离三四数为头。禽星死五心开六,柱惊还从七上求。内外任生居八位,九寻英景逐方修。

  已上四节十二气,三气分天、地、人,上、中、下三局,冬至后阳遁,夏至后阴遁,逐节气阳顺阴逆而布之是也。

  布上、中、下局法(此谓甲、己符头)

  甲已之日,仲为上局:谓甲子、己卯、甲午、己酉为上局之首也。

  甲子至戊辰,已卯至癸未,甲午至戊戌,己酉至癸丑,二十四气在此二十日中用上局。

  甲己之日.孟为中局:谓已巳、甲申、己亥、甲寅为中局之首也。

  已已至癸酉,甲申至戊子,已亥至癸卯,甲寅至戊午,此二十日为中局。

  甲己之日,季为下局:谓甲戍、己丑、甲辰、己末为下局之首也。

  甲戍至戊寅,已丑至癸巳,甲辰至戊申,己末至癸亥,此二十日为下局。

  假如甲子至戊寅十五日为三无上、中、下,五日一元也。

  超神、接气、拆局、补局笫九

  假令甲己之日季局第二十日乙庚遇立春,便使立春下局只得四日,至十五日甲己却补足下局,共五日六十时足。其两水气准此,此拆补局,超接之气明矣。

  气应变局笫十

  且如甲子日巳时交冬至中气方得作用遁,天元上局也。其辰时己前只作阴遁,大雪上局。

  天乙直符使起宫异所

  王璋曰:天乙直符使起宫异所,谓直门相冲也。阴、阳二遁各有二使,假令冬至后阳使初起一宫,阴使初起九官;夏至后阴使初起九官,阳使初起一宫,故曰起异所。直门相冲者,冬至后,阳使起休门,阴使起景门;夏至后,阴使起景门,阳使起休门,故曰直门相冲。今之用遁,自冬至后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历子午之东部,阳气用事,唯用阳遁阴使;夏至后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历子午之西部,阴气用事,难用阳使阴遁。古经云:冬至后用阴使.夏至后用阳使者,经术不显隐伏之事也。是穷天地,侔造化,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。三光之回旋,四季之往复,一消一息,或升或降,而运于无形,布于无象,有所不见,以候后人。

  一顺一逆应节变

  葛洪曰:冬至气应阳使顺行,阴使逆行;夏至后气应阴使顺行,阳使逆行。应节变者,今用算法合求冬至、夏至加时气应以明之。二十四气各求加时,用遁甲超神接气法。精要之微,但使吉凶有凭,用之无误也。

  二遁直符合乎中宫

  洪曰:合于中官者,谓阳遁阳使冬至上元甲己日夜半生甲子,初起一宫,历五时至戊辰,在五官;阴时使初起九宫,逆行历五时戊辰,亦在五宫。阴遁阴使夏至上元甲己日生甲子,初起九宫,历五时至戊辰,在二宫;阳使初起一官,顺行历五时,至戊辰,亦在五宫。故

  曰:合于中宫也。

  二遁出于六四

  洪曰:逾出于五土,归于九一者,谓阳通阳使起子一而终于九,阴遁阴使起子九而终于一。归于九,故曰:逾于五土,归于九一也。

  二遁阴阳

  《易》谓曰:阴、阳二遁,谓冬至已后,自一至五为阳逅,从五至九为阴遁;夏至已后,自九至五为阳遁,从五至一为阴遁。以五宫为阴、阳共遁。冬至后,五宫半南为阳遁.半北为阴遁。夏至后,五宫半北为阳遁,半南为阴遁。凡直使在五宫之时,主客胜负难分,是谓凶也,故曰:避五也。

  九宫吉凶

  《三元经》曰:时下得天辅、天禽、天心为上吉;得天冲、天任为次吉,得天蓬、天芮为大凶;天英、天柱为小凶。更以五行休旺言之;若大凶之星得旺相气,则小凶;小凶之星得旺相气,则中平;若上吉、次吉之星无气,则中平。以意审而用之。

  假今冬至后时下得天任宿,吉;乘旺相之气,为上吉也。

  九星休、旺

  《三元经》曰;九星休、旺者,谓九星各旺于我生月,相于同类月,死于生我月,囚于官鬼月,休于才月。

  假令天蓬水星旺于寅卯月,相于亥子月,死于中酉月,囚于四季月,休于巳午月。日时同。

  九星所主

  天蓬时,宜安抚边境。修筑城池。春、夏,左将大胜;欲、冬凶亡。其士卒利主不利客。嫁、娶两凶。移徒失火,斗争见血。入官多贼盗。修营宫室、商贾皆凶。

  天芮时,宜祟尚修道,交结朋侪,受业师长,吉。不可用兵、嫁娶、争讼、移徒、筑室。秋、冬吉;春、夏凶。

  天冲时,宜出师报仇。春、夏,左将胜;秋、冬,无功。不宜嫁娶、移徒、入官、筑室、词祀、市贸。

  天辅时,宜蕴身守道,设教修理。将兵春、夏胜,得平地千里。嫁娶多子孙。移徒、市贾、入官、修营,春、夏用有喜。

  天禽时,宜祭记求福,断灭凶。将兵四时,吉,百福助。不战用谋,敌人畏服。赏功、封爵、移徒、入官、祠记、商贾、嫁娶,吉。

  天心时,宜疗病合药。将兵,秋、冬胜,得地千里:春、夏不利。嫁娶、入官、筑室、祠祀、商贾,秋、冬吉;春、夏凶。利君子,不利小人。

  天柱时,宜屯兵自固,隐迹藏形。将兵,车破马伤,士卒败亡。不可移徒、入官、市贾。宜嫁娶、修造、祭祀。

  天任时,宜请谒通才。将兵,四时吉。万神助之,敌人自降。嫁娶宜子孙。入官,吉。移陡、筑室,凶。

  天英时,宜出行,远行,饮宴作乐。利嫁娶。不宜出兵、移徒、入官、筑室、词枢、商贾。

 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,起一宫,顺行至丙寅时,在三宫时下得天冲宿直,出师报仇,容乘旺气也。

  假令夏至上元阴遁九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,起九宫,即天英为直宿官,至乙丑时八宫时下得天任,宜请謁,通财利也。

  八门所生

  开门宜远行征罚,所向通达;休门宜和集万事,洽兵习业;生门宜见贵人,营造事始,伤门宣渔猎捕罚,行逢盗贼,杜门宜邀遮隐伏,诛伐凶逆;景门宜上书遣使,突阵破围;死门宜行诛戮,吊死送丧;惊门宜掩捕斗讼,攻击惊恐。

  已上八门内有开、休、生三门,吉,宜出其下。若更合三奇吉宿,为上吉也。五凶门,不可出其下,宜避之。

 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,此时伏吟,生门在八宫,宜见贵人,营造事始,吉。

  三甲

  上局仲甲,谓甲已之日夜半生甲子,丙辛之日日中甲午时是也。此时关格刑德在门,用兵先举者败,不可出入。利以逃亡,主、客并凶。

  中局孟甲,戊癸之日平旦,甲寅,乙庚之日哺时甲申是也。此时阳气在内,阴气在外,利藏兵团守,不宜出师。利主不利客。

  下局季甲,谓丁壬之日食时甲辰、甲已之日黄昏甲戍,此时阳气在外,阴气在内,利出行动众,百事吉。利客不利主。又云:壬甲之日夜半之时三甲皆合,谓今日是甲,直符与时皆是甲,故名三甲合。

  三奇得使

  葛洪曰:若得三奇之使,尤宜其良,谓在六甲之上,自得所使之奇。甲戍、甲午,乙为使;甲子、甲申,丙为使;甲辰、甲寅,丁为使。

  假令阳遁三局乙庚之日丁亥时,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官甲午,是为乙奇得使。

  假令阴遁三局丙辛之日壬辰时,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官甲午,为乙奇得使。

  假令阳遁五局丁壬之日,日中为丙午时,此时丙奇下临一宫甲子,为丙奇得使。

  假令阴通五局丙辛之日己亥时,此时丁奇下临四宫甲辰,为丁奇得使。

  凡用遁甲,若三奇得使更合吉宿奇门者,百事吉。

  三奇之灵

  洪曰;三奇之灵,宜以出行。三奇者,调六乙为日奇,六丙为月奇,六丁为星奇。与善神开、休、生三门,即吉,为三奇之灵。二吉门其中各有一共临之方,即是吉道清虚。此时此方,出兵行军,征讨劫掠,扬兵耀武,发号施令,皆吉。又求福,安社稷,化人民。

  假令冬至下元阳四局戊癸之日日中戊午时,此时六戊在四宫,以直符天英加时于六戊于四宫。天英加四官者,为四宫有戊也,即六丁星奇临六宫。以直使景门加六官,即休门与六丁星奇下临六宫西北方,百事吉。

  假令夏至上元阴九局戊癸之日己未时六己在八宫,以直符天辅加时干六已于八宫,即六乙日奇下临七宫。以杜门直使加八宫,即休门合六乙日奇下临七宫正西方,吉。

  九天之上六甲子

  璋曰:九天之上六甲子,谓六甲为直符。当六甲之时,士众常背直符所临之官,而击其冲,无不胜也。《经》曰:扬兵于九天之上。所以甲为九天之上者,谓《易》称乾纳甲壬。乾为天,天道上升,似壬数至甲,其数九,故六甲为九天之上。所以六甲皆称甲子者,六甲之始,支干之长。举上以明下,故六甲皆称甲子。

  九地之下六癸西

  谓六癸之位,皆称九地之下。凡逃亡绝迹,当以天上六癸所临之方下出入。《易》称坤纳乙癸。又坤为地,地道下降,从乙数癸,亦为九地,故云癸为九地之下,所以六癸者,皆称癸酉,谓是甲子之终癸酉。

  三奇之灵六丁卯

  谓六丁为三奇之灵,凡行来、出入、用兵、斗战,皆吉。故曰:能知六丁出幽冥,至老不刑;刀虽临颈,犹安不惊。又云六丁者,六甲之阴。丁卵之神字文伯:丁丑神字文孙;丁亥神字文公,丁酉神宇文通;丁未神字文卿;丁巳神字巨卿。凡斗争、出入、行来,六丁之神常呼其名。所谓三奇之灵六丁卯者,以丁卯为甲子之阴故也。

  六合之中六己巳

  谓六己之位皆为六合之中。凡为阴谋、密秘、伏隐之事,皆从天上六己所临之方而出,人莫见之。《经》曰;六合为私门.独出独入,无有见者。所以六己为六合中者,从甲数至己,但甲、己合,故六合之中六己巳者,亦谓举甲子一旬之义,故俱称六己巳也。

  九天、九地、太阴、六合

  张良曰:九天之上,利以陈兵;九地之下,利以伏藏。太阴六合之中,可以逃亡。凡冬至后,阳遁天上直符所临之官,后一为九天,后二为九地,前二为太阴,前三为六合。夏至后,凡阴遁天上直符所临之宫,前一九天,前二九地,后二太阳,后三六合。

  假令阳遁上元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直符临八宫,后一九天、后二九地临六宫。前二太阴临四官。前三六合临九官。

  假令阴遁上元九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直符临二宫,即前一九天临七宫,前二九地临六宫,后二太阴临四宫,后三六合临三宫。

  伏吟

  子来加子为伏吟,不宜用兵,宜收敛货财。凡六甲之时,门伏皆伏吟。余仿此。

  反吟

  子来加午为反吟,不利举兵动众,利散恤仓廩之事。门符冲对皆是。

  遁甲择日

  遁甲择日出军讨罚、兴造百事者,其中有宝、义、制,和日,吉,伐日,凶。

  宝日为上吉,谓干生支也。甲午、乙已、丙辰、丙戍、丁丑、丁未、戊申、己酉、庚子、辛亥、壬寅、癸卯日也。

  义日为次吉,谓支生干也。甲子、丙寅、辛未、壬申、癸酉、庚辰、庚戍、乙亥、己巳、戊午、辛丑日也。

  制日为中平,谓干克支也。甲戌、乙未、乙丑、丙申、丁酉、戊子、己亥、庚寅、辛卯、壬午、甲辰、癸已日也。

  和日为次吉,支、干同类也。戊辰、己丑、戊戌、丙午、壬子、甲寅、乙卯、丁巳、己未、庚申、辛酉、癸亥日也。

  伐日渭下克上、支克干也。甲申、乙酉、丙子、丁亥、戊寅、己卯、庚午、辛巳、壬辰、壬戍、癸丑、癸未不宜出军,凶。

  遁甲利客

  《经》曰:天蓬加九官,利为客。若在秋冬之月壬癸亥子日临战,有黑色云气从北方来助战,客大胜。

  天柱、天心加三宫、四宫,利以为客。若在秋月及季夏之月庚申辛酉日临战,有白色云气从西方来助战,大胜。

  天任、天禽、天芮加—宫,利以为客,若在各自的岗位上四季月戊己辰戍丑未日,有黄色云气从东北方来助战,客大胜。

  天冲、天辅加八宫、二宫,利为客。若在春冬甲乙寅卯日,有青云气从东方来或东南方来助战,客胜。

  天英加七宫,利以为客。若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,有赤云气从南方来助战,客大胜。

  利主

  《经》曰:天英加一宫,利以为主。如秋冬月壬癸亥子日,气从北方来助战,主大胜。

  天任、天禽、天芮临三宫、四宫,利以为主。如春夏之月甲乙寅卯日,有青云气从东南方来助战,主大胜。

  天蓬加八宫,利为主。如在四季月戊已辰戌丑末日,有黄云气从东北西南来助战,主胜。

  天铺、天冲加六、七宫,利为主。如在季夏及秋月庚申辛酉日,有白云气从西北宋助战,主胜。

  天柱、天心加九官,利为主。如在春夏月丙丁巳午日,有赤云气从南来助战,主胜。

  门廹

  《经》曰:宫制其门,是为门迫。门制其官,是为宫迫。若吉门被迫,则吉事不成。凶门被迫,凶灾尤甚。

  假令开门临三宫、四宫,休门临九官,生门临一官,景门临七宫、六宫,此为吉门被迫,吉事不成。若伤、杜门临八、二宫.死门临一宫,惊门临三、四宫,此为凶门被迫,凶灾尤甚。

  三奇应静

  《经》曰:阳遁顺行前取用,阴遁逆行后取用。

  假如阳一局日中甲午直符在三宫,是顺取用,合丙奇在四宫,即月奇到巽来应时中。如三奇在直符位上,为时初;前一位,为时中;前二位,为时末也。

  乾日奇到乾,有著黄衣人至,又有缠钱人至。月奇到乾,有被衣服人来,又有黑飞禽成双而至,百日内进女人财,南方有产亡。星奇到乾,有人执刀斧。不然,有牵角畜而至。三、七日进金银,并金白生气物。

  坎日奇到坎,有著皂衣人至。不然,有鼓声应之用工。后七日进钱财,并皂衣人到宅。月奇到坎,有杖。不然,有黄白鸟从西北方来。六、十日、一日,日进契书。若东边有大惊火,发。星奇到坎,有人从南方来,抱小儿至。更有黑云而至,一、七日进黑飞物。西北方有自吊卒病死者,大发。

  艮(左“口”右“乙”字)奇到艮,有人著青衣过往,或提铁器人至。又有黑禽飞,成双北来,二、七进金银,周年进白马,吉。

  艮(左“月”右“丙”肊)奇到艮,有青皂衣人至,又罟网卖鱼至,或禽成双而来,有

  小儿啼时,铁器过用工。后七日进人财宝,周年后进白花生气物。星奇到艮,有人携文书纸笔至,或小儿抱铁器过。二、七日内进青黄色物,百二十日进人口并契字,或白角牛。

  震日奇到震,有武士执枪驽。又主雷声,或有鼓声而应,或有网罟卖鱼人或打猎人,并小儿成群进金银宝,若见东方女人产,大发。

  震日奇到震,网舀卖色人或游猎人至,或小儿成群,与日奇同。七日进生气,周年生贵子。苦北方有雷伤树,方发。星奇到震,有女人成双至,或黑合成双至。一、七日进黄白物牲酒之时、东方有杀伤时,大发。

  巽日奇到巽,有白衣人乘马至。不然,有小儿至。三年内生贵子,进外宝、庄田。见东方林木自枯、火惊、自吊时,发。

  巽日奇到巽,有乐声应,又唱喏声,或东南入有惊事所。一、七月进皂衣人,方大发。星奇到巽,有小儿骑牛来,或南方有黑云而至,见北斗。周年有人落小产死,大发。

  离日奇到离,有眼脚病人或小儿骑牛马,又黑、白飞禽东方而至。七日内进猪、犬,生财,大发。

  离日奇到离,有黄黑禽或双而至。—、七日或六、十日蚕丝旺,大吉。星奇到离,有青衣服人至,大发。三、七日进横财。若见东方刀兵自害时,大发。

  坤日奇到坤,有人白并披孝服,及西方雷伤牛马,或鼓声。应一、七日进鸡、猪,六、十日进契字,大吉。

  坤日奇到坤,有人著皂衣,及乌、鹊自南、北二方至,或鼓声。应用工后七日,进北方女人、财物。周年,绝户田,又入皂衣人获财,见东雷声,大发。星奇到坤,有青衣人及黑禽至,或人担水过。应二、七日进水族、海味之物。见北上山崩、水决、田塌,大发。

  兑日奇到兑,有女二、五至。不然,有鸟呜应鸡报喜。三、七日、百日进角羽或商音,入田地,见东方牛马自损,大发。

  兑日奇到兑,有人持杖东方来,又有抱小儿鸣声至,有鼓声。一、七日进财,周年进人口、田地。坤、艮二方有老人死时,发。星奇到兑,有人将文书、纸笔来、又打鱼网罟人过西方,有飞禽至。七日进堵鸡等物,坤、艮、兑方有人卒死,或发火为应,大发。

  奇门路应

  《经》曰:乙奇遇生门,两鼠斗,或孝衣人。休门,牛马及扛木人。开门,客人或红衣公吏人。

  丙奇遇生门,路逢恶眼人或斗人。休门,五十里闻鼓声或乐器。开门,老人执杖或哭声。

  丁奇遇生门,逢猪者或犬。休门,二十里逢皂白衣妇人。开门,小儿执竹杖等物应之。

  1、戊癸之日:“戊”上疑脱“谓”字。

  2、六、十日、一日,日进契书:此处疑有脱漏。

  上卷终


卷中



  释天遁笫一

  天遁者,生门与六丙日奇合地下六丁为天遁,蔽也。

  假令阳四局乙庚之日酉时天心为直符。加时干六乙,开门直使,加时宫七,即生门与日奇六丙合六丁于一官,是为天遁也。

  假令阴六局戊癸之日哺时天蓬为直符,加时于六庚,休门为直使,加时官四,即生门与六丙月日奇合临六丁于九官,是为天遁。

  释地遁笫二

  地遁者,开门与六乙日奇合临地下六己为地遁.此时得日精之蔽也。

  假令阳一局丙辛之日,日出天冲为直符,加时干六辛,伤门直使临一宫日,即开门与日奇六乙临六己于二宫,是谓地遁也。

  释人遁第三

  人遁者,休门与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阴中为人遁,此时得星精之蔽也。

  假令阳七局乙庚之日夜半天任直符,加时干六丙,生门加时宫一官,即休门与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阴中六宫为人遁。

  凡得三遁之时,出门奇,百事吉。

  三奇入墓

  洪曰:三奇入墓者,谓乙未时为日奇入墓,乙为日奇,木墓在未,故为日奇入墓。丙戍为月奇入墓、丙为月奇,火墓在戍,故为月奇入墓。

  璋曰:三奇墓者,谓六、一日奇临二官,六丙月奇,六丁星奇,在六宫,是三奇入墓也。

  六仪击刑

  洪曰:六仪击刑者,谓甲子直符时加卯(卯子)刑(子卯),甲戍直符时加末(丑成末)刑(戌未丑),甲申直符时加寅(寅巳申)刑(巳申寅),甲辰直符时加辰(辰午酉亥自刑),甲午直符

  时加午(自刑),甲寅直符时加巳,寅刑巳。

  假令阳通天元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为直符,以日出时六仪击刑也。至庚午时,以甲子直符加六庚于三宫,即六仪击刑也。此时凶,不可用。

  太白入荧惑

  汤曰:庚为太白,丙为荧感。若庚加丙时,对敌宜防贼来。

  假令夏至中元阴二局乙庚之日干旦为丙寅,六庚在乙宫,以天芮直符加时干于三宫,即六庚下临六丙于二宫,即太白入荧惑。

  荧感人大白

  丙为荧惑,庚为太白。若丙加庚,此时闻贼,必当退避。

  假令阴六局甲已之日丙寅时,六丙在八宫,以直符天心加时干,即六丙下临庚子四官,此为荧感入太白也,占贼不来。

  青龙回首

  洪曰:六甲加六丙,名青龙回首。凡阴、阳二遁遇此时,可以造举,百事吉。若令其门利出行,最为良也。

  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,六甲在一宫,甲子天蓬直符加时于六丙于八宫,此为青龙回首。

  飞乌跌穴

  六丙加六甲,名为飞鸟跌穴。凡二遁遇此时,利为百事,出行、营造、举动皆吉。

  天乙伏宫格

  《三元经》曰:六庚加直符,名天乙伏官。此时战,主客皆不利。

  天乙飞宫格

  直符加六庚是也。此时主、客皆不利。

  天乙伏干格

  曰六庚为太白加日干,即为伏干格。此时战,主、客斗伤。

  飞干格

  曰今日之于加六庚是也。此时战,主、客两伤。

  岁干格

  曰六庚加今岁之干是也。此时凶。

  月干格

  曰六庚加今月之干是也。此时凶。

  日于格

  曰六庚加今日之干是也。此时凶。

  时干格

  曰六庚加时干,亦名伏吟格。此时不宜举事,用兵凶

  大格

  汤曰:六庚加六癸为大格。谓天上六庚临地下六癸,此时不可举百事,亡遗者不可求,不在。

  刑 格

  曰六庚加六已是也。谓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车破马伤,中道而止,士卒逃亡,不可以行。

  青龙逃走

  璋曰:六乙加六辛是也。此时百事凶

  白虎猖狂

  璋曰:六辛加六乙是也。此时百事凶。

  朱雀入江

  璋曰:六丁加六癸是也。此时忌为百事。

  腾蛇天娇

  璋曰:六癸加六丁是也。此时百事不利。

  时 勃

  汤曰:六丙所加,皆名为勃。勃者,乱也。谓天上六丙临年、月、日、时之干直符类同六庚所加之义。凡举百事、用兵遇勃,主纲纪紊乱,凶。

  遁甲五阳所利

  《经》曰;五阳所利以为客。当为客之时,则先举兵,高旗鸣鼓,耀武扬兵以决胜。谓时得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五干,善神治事,可以出军征伐,远行求利,建国邑,临武事,入官移徒,嫁娶举造,百事皆大吉。此时逃亡考不可得,故《经》曰:直使之行,一时一易,行阳,利以为客。故曰:得阳者,飞而不止。阳五干在子、午之东部生气,故为客利先举。

  假令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,自子时至辰时得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,是五阳将,利为客先举,不拘阴、阳二遁,如此例也。

  遁甲五阴历利

  曰:五阴时,利以为主。当为主之时,即后举兵,低旗衔枚,待敌而后动,以决胜。谓时下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五干,恶神治事,不可拜官、移徒、婚姻、出行、兴造、举百事,逃亡者不可得,宜画策密谋,集武备,祷祀祈福,《经》云:直使之行,一时一易,行阴,利以为主。故曰:得阴者,伏而不起。阴五干在于、午之西部杀气也,故利后动。

  假令甲己之日甲子自巳至酉时起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,是五阴时,利以为主,宜后举,不拘阴、阳二遁,皆如此例。

  出行呼神字人太阴中

  又曰:若欲出行者,所向之方,呼其神之字而行六十步,五转入太阴中,直符阳前二辰为太阴、中阴,后二辰为大阴、中六丁,又为太阴皆是也。呼其神名,谓呼所出门天上所得之星之名字。

  天蓬(字子禽,坎)天芮(字子成,坤)天冲(字子翘,震)天辅(宇子卿,巽)

  天禽(字子公,离)中宫天心(宇子襄,乾)天柱(字子申,兑。又子常)天任(字子韦,艮。又子金)天英(字子威,离。又子然)

 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以甲己之日平旦丙寅,此六丙在八官,天上六甲天蓬直符加八宫,欲出东北,呼神名,其字子禽,行六十步,入太阴中。此时前二太阴下临四富东南,天上六丁临九宫正南,左回入东南、正南,皆是。入太阴中仿此。

  出入呼六甲神名字五行相制

  《经》曰:若有所用百事者,皆向六甲所在之方呼其神名,行六十步,左转入太阴中。又六丁名太阴,见贵人则喜悦,遇阵则胜。

  甲戌旬首神名徐何。若开决沟渠,平治道路,分决河道,得于自然,开路无损路,向其方呼其神之字,左转入太阴中,则得所愿自通道路。

  甲申旬首神名盖新。若入山田猎,捉捕虎狼、虫兽者,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,左转入大阴中,虫兽自然不动。

  甲午旬首神名灵光。安营置阵、巡狩战斗者,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,而行六十步,左转入太阴中,则必胜。

  甲辰旬首神名含章。若求官拜将、临民赴任者,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,举步左转入太阴中,则为官不晦散。

  甲寅旬首神名监兵。若扬兵振武,教阵荡寇,行军伐不道者,皆向其方呼其神之名而行六十步,左转入太阴中。若出行安边,贼盗自然不起。

  又曰:六甲内管五行,而动应无方。其五行而合胜,有相生相克,左手象天,右手法地,体好静,故书五行相制运化之道,无不兼该。若见贵人求官二干石及令长者,则于左手书天字。若商贸兴贩、和结、交友、嫁娶、立契,则书和字。若入山捕收牧猎,则书狮子字。若部工居众,则书强字。若过河治水,则书土字,或戊字.波浪腾声舟揖而溺,犹忌八风触水龙招摇咸池之日。若游山入道,则书龙字,其蛇虫不动。此是五行相制胜负之道。

  出入呼莫时下十二辰神

  《经》曰:凡出行,呼十二干神名:

  甲为天福,其神王文卿;乙为天德,其神龙文卿;

  丙为天威,其神唐仲卿;丁为天玉女,其神季田往

  戊为天武,其神司马羊;己为明堂,其神纪游卿;

  庚为天刑,其神邹元阳;辛为天庭,其神高于张;

  壬为天宰,其神王禄卿;癸为天狱,其神受子光。

  龙隐待发

  之三避五

  《经》曰:天道不远,三、五复返。之三避五,恢然独处。三为生气,故之三也;五为害气,故避五也。三为威,五为武,盛于三,衰于五。匹马双轮,无有反顾。

  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已之日丙寅时宫得三,此时为生气,则为百事吉,故曰之三。至戊辰时,宫得五,为害气,故曰避五,百事凶。

  六丁阴遁神名

  丁丑神梁邱叔;丁未神王屈奇;丁巳神许咸池

  丁酉神费阳多;丁亥神陵成陆,丁卯神孔林族

  威德之时

  葛雅川曰;六丙为威,六甲为德,利以为客,发号施令。入其国,犬不吠,马不嘶,回车止轮,所动万里。敢有举兵来向者,皆还自灭,贼必亡矣。天兵末动,敌人自恐;天兵未行,敌人自惊,将兵征讨,客不胜,不利为主,惟宜固守以待天时也。

  三奇游六仪

  《经》曰:三奇游六仪,利以宫庭宴会、喜乐之事。六仪者,六甲也。三奇者,乙、丙、丁也。谓乙、丙、丁游于六仪之上。

  甲子旬有庚午;甲戌旬有己卯;甲申旬有戊子;

  甲午旬有丁酉;甲辰旬有丙午;甲寅旬有乙卯。

  此为玉女守门之时,有罪无疑,故利宴乐也。

  假令甲己之日申庚午,是玉女守门之时也。

  天辅之时

  《经》曰:天捕之时,有罪无疑。斧头在前,天犹救之。

  甲已之日己巳时、乙庚之日甲申时、丙辛之日甲午时、丁壬之日甲辰时、戊癸之日甲寅时,是天辅时也。凡此时有罪,皆自解释也。

  天网四张

  《经》曰:天网四张,万物尽伤。此时不可举造百事。又神有高下,必须知之,谓时下得六癸之时也。

  假今天乙在一宫,即天乙所加宫也。当此之时,必须甸句而去,以左右肩纽面前行过十步.言。若天乙高二尺,以上可消息避天冈,甸甸而去也。

  四时所利

  《经》曰:春、夏之节,杀气潜藏,阴气居战斗利居乎野之地,居下也。秋、冬杀气在上利居野外,高下顾其杀气也。·,阳气在上,故阳气在下,战斗

  障曰:亭亭者,天之贵神背而击其冲,为胜推之法。将加时神后下,为亭亭所居也。

  假令五月将小吉加寅时,即神后临未,为亭亭之在也。

  瘴曰:白奸者,天之奸神,合于己女,格于寅申。当合之时,俱背之当。格与不格,合与不合者,皆亭亭向白奸推之法。以月将加时寅、午、戊,上见孟神,即是白奸之位。常以行寅、申、巴、亥四孟怔也。

  假令正月将登明加时干,登明仿此。临午即白奸在亥也。他

  石公曰:背孤击虚,一女可敌十夫。古法:十人用时弧,百人用B孤,干人用月弧,万人用年孤,惟有时弧最验。今立成于后。

  甲子旬(孤在戊亥,虚在辰巴)

  甲申旬(孤在午未,虚在子丑)

  甲寅旬(孤在于丑,虚在午未)

  《经》曰:欲知贼之数多少,便以月将加闻贼时,视上神天经河魁,五百、五千、五万人;见登明太乙,四百、四千、万人;见神后胜光,六百、六干、六万人;见大亩小吉,八百干、八万人;见功曹传送,七百、七干、七万人;见从魁太冲百、一干、一万人。其神旺十倍.相气五倍,休气如数,囚‘少,死气减半也。

  推迷路法

  黄石公曰:出军,道逼三路,迷.知何道通,以月将加时县在孟,左道通;在季,右道通,在仲,中道通也。

  出军疫疡携法

  《经》曰:出军,疫厉传染,死者甚众英死人渴搂数个,闻气即解也。

  《经》曰:兵家用笼之法,与他笆甚异。可用一盘,以黑为界,置二螺于其中,以左为主,右为客,而作咒曰:田螺舞,能知风雨。敌若来迫,入我城所。田螺京索,风雨不着。敌若不来,各守塌廓。急急如律令。咒讫,露于星斗之下,左侵右则胜,右侵左则败,不相侵,不战也。


中华奇门遁甲研究会 http:www.baitianqu.com


客服在线
 
 
 联系方式
微信:baitianqu
会员登录
 
 
帐号:
密码:
忘记密码?